种子利润令人垂涎 洋品种挑战中国种子产业

在农业领域,最赚钱的产业是种子,单位价格比黄金还贵的种子比比皆是。种子是一个利润很高、令人垂涎的产业。作为农业大省的山东,在最赚钱的领域里,唱主角的大多是外资企业。在“中国大菜园”山东省寿光市,蔬菜80%种的是“洋品种”。目前,国外十几家“世界量级”的种业集团在寿光建立了示范基地、办事处或代理机构,每年的销售额上亿元。1998年成立的寿光先正达种子公司,是进入该省的第一家外资种子企业,到现在,包括世界著名的美国先锋种子公司、美国孟山都公司、瑞士先正达公司等几十家外资企业都已在山东开展业务,生意红火。 种业市场遭遇“洋品种”挑战 近日在泰安召开的玉米新品种开发合作会上,有关专家称,当前除了在小麦、水稻等少数作物的育种上,我国尚有国际竞争优势外,“洋品种”主导中国农业正在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。 有关专家介绍,目前,国内广泛养殖的生猪良种杜克、长白、大约克等三元杂交猪主要来自欧洲和美国,肉牛良种西门塔尔、蓝白花来自德国,蛋鸡良种罗曼来自欧洲,波尔山羊也正在取代中国传统羊品种;林果业的苹果“红富士”来自日本,“新红星”引自美国。花卉园艺业更甚,80%是“洋花”,每年进口的草种竟然高达3000万吨。 专家们指出,大量引进“洋品种”,轻视国内育种,一是使我国原有的部分农作物、畜禽品种有濒临灭绝的危险,二是种子资源被国外用来培育了优良品种或被抢注。猕猴桃原产地在中国,但新西兰将中国的猕猴桃进行优化育种后,果实重达100多克,具有商品性,成为重要的出口创汇产品。 国内种业公司应对乏力 “洋品种”的引进丰富了国内的农业品种,樱桃西红柿、五彩大甜椒、网纹甜瓜等新特优的品种拓展了农业结构调整的空间,鼓了农民的钱袋子。但有关专家指出,如果没有自己的民族品牌,中国农业的国际竞争力将大大受限。 现代农产品的竞争,核心就是优良品种的竞争。国内外农业发展的经验表明,农业生产力的突破和跨越,总是以良种为先导的。每一次品种的改良都标志着农业生产力的极大解放和升级,良种在农业生产中的巨大作用是其他任何因素难以取代的。面对竞争激烈的种子市场,国内像隆平高科、丰乐种业等上市的高科技农业企业,都在通过购买独家品种经营权等方式四处扩张。在山东,除了登海种业等少数几家公司外,几乎没有什么公司能够在种子领域有大的作为。计划经济模式下诞生的种子公司,既无科研人才,又无经费投入,少有自己选育的品种,更打不出独有的良种品牌,只好做别人的代销店。育种、繁殖、推广脱节,体制弊端突出,严重制约着种子产业的发展。 组建“联合舰队” 目前,我国已出台了《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》,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随意地“拿来”、销售和推广“洋种苗”,使用时要交“品种使用费”,这大大提高了中国农业的国际市场竞争成本。对此,专家们指出,只有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组建育、繁、推一体化的种业“联合舰队”,发挥本土作战的天然优势,才能使我国种子产业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同时,有关部门应支持农业龙头企业涉足种子领域,加强与育种科研部门的横向联合,以加快新品种开发的步伐。 专家们呼吁,面对“洋品种”咄咄逼人的竞争态势,我国种业界必须强化市场运作机制,走优势互补联合发展的路子,在自己占技术优势的玉米、棉花、小麦等主要农作物品种开发上巩固并扩大市场份额,尽快实现产业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