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黑松露果实不是菌类价格吗

哇!松露和伊比利亚火腿一样妙不可言!

松露果实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和略带汽油味的松露油,其罕见性和独特风味为人津津乐道。松露猎人和犬类奋力寻觅,在欧洲的秋冬季节中探索露头,一旦发现便可以卖出天价的菌类价格。黑钻级别的松露,尤其价格高昂,配得上其卓越的品质和鲜美的味道。

1、 松露猎人们为什么要卖这么贵?

这又圆又黑、凹凸不平的美味之物,是菌类价格中最神秘、最昂贵、同时也最显赫的代表。中世纪时,人们因为它奇怪的气味、外表丑陋和生长习性的独特而误解它。但它“翻身做主人”后,多次掀起“松露热”,俘获了法国和全球食客的心。19世纪,法国的“松露热”达到了巅峰,文人饕客、达官显贵都成为了松露的粉丝,他们用最华丽的语言来赞美松露。像大仲马这样的人将其描述为“美食家心目中最神圣的食材”,而布里亚·萨瓦兰则将其比作“厨房里的钻石”。这种黑色美食是如此高贵,以至于法国生产的黑松露现在仍然被称为“黑钻石”。

当“松露热”肆虐时,松露火鸡是最受欢迎的美食,而这种奢侈的食材被用于几乎所有的菜肴中,从社会名流到家庭主妇都争相品尝,让人不禁怀疑这种近乎疯狂的追捧是由松露本身的魅力引起的,还是因为时髦的饕客们的自尊心。从古至今,描述松露的味道一直是美食界的谜团,即使是豁达的大仲马也没有尝试过去解开这个不可能的任务:“我们一直在问,这个长得像块茎的东西是什么,我们已经问了2000年,但学者们的回答始终如一:‘我们不知道。’”松露似乎也不愿意自我揭示,它只是回答块菌:“你只管吃我好了,记得感谢上帝。”一百个美食家的口中就有一百种描述松露的方式,包括坚果、青草、硫磺、柠檬、大蒜、麝香等等,甚至还有看似怪诞的描述,但无论怎么说,松露就是一种珍贵的菌类价格。

 

松露是世上最奇妙、最显赫、最难以言喻的菌类价格之一,其香气的“辐射性”被形容为“植物里的铀(尽管它不是植物)”。与松露在一起的任何食物,如大米、鸡蛋、黄油、橄榄油甚至蜂蜜,都会逐渐沾染上它那芳香馥郁的气息。由于这种世间最妖娆、最冶艳、最难以言喻的香气,松露必须并且只能扮演无可争议的第一主角,其它瑰丽香气的食材无法与其完美共存。

因此,除了用于提升意大利面、烩饭等料理的香气外,最纯粹、也最经典的松露享受方式是将它简单地切成厚片,与面包、白芝士甚至鸡蛋搭配食用,以使松露的香气和味道充分展现和闪耀。

松露是一件自然的巨大恩惠,可惜的是至今没有找到人类能够培养它的方法。在欧洲,秋冬季节是松露的季节,而寻找挖掘松露的人被称为“松露猎人”。他们牵着灵敏的猎犬,在大自然中不断地搜寻松露的踪迹。由于寻找松露非常困难且需要很多人力,这就造成了松露极高的价格。

虽然母猪在寻找块菌方面非常有天赋,但由于她们经常会吃下所发现的松露,这导致寻找松露的专业工作逐渐被狗顶替。狗也能够具备灵敏的嗅觉,能够在不破坏松露的情况下发现它们。挖掘出的优质松露,会被立刻送到专门的松露市场进行拍卖。在这里,专业的松露鉴赏家和交易商们会根据松露的大小、质量、气味等标准进行竞价。

即便如此,松露的美味依然是无法替代的珍品,即使是最简单的松露煎蛋卷,也能展现出松露的魅力和香气。松露被视为自然界的宝藏,只有依靠人类的勤劳和毅力,才能找到这些隐藏在泥土深处的黑色宝石。

令人瞠目结舌的天价成交时常见于松露拍卖会中。例如,2008年,亿万富翁何鸿燊以156万港元(相当于20万美元)拍下一颗重达1.08公斤的白松露;2015年,中国名厨大董则以3.3万欧元的高价拍得一块重520克的大颗白松露。松露拍卖会不仅是美食家的盛筵,也是土豪们炫富的争夺场所。如今的松露产业已不再仅限于法国和意大利,中国云南、四川等地也开始生产松露,并渐渐在国际市场上崭露头角。

虽然中国松露的品质通常略逊于欧洲松露,但相对实惠的价格是其最大的竞争优势。过去,松露常常被称为“猪拱菌”,并是云南人餐桌上的常见食材。经典的烹调方法是将松露切片后与云腿片一同炒制。然而,由于“西餐入侵”导致中国本土松露的身价飙升,许多农民迫于生计开始大量开掘松露,导致松露数量日渐稀少,甚至有灭绝之虞。因此,保护松露生态已成为势在必行的任务。